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母婴
不要站在你的生活里去评论别人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9-08-06
  最近,张扣扣案件被网上炒的沸沸扬扬。当然作为一个法律人我不否认他的行为在法律角度是犯罪。可是站在生活的角度,又该怎么评判?但是,这些又怎样,要知道舆论是可怕的,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你没有经历别人的人生,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自己的生活里去评论别人的人生呢。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好,做一个旁观者也罢,如果你没体会过,就不要过多揣测和妄加评论。

初中时候,我有一个同桌,她家里条件特别特别差,因为在县城里上学,基本上学生都是县城里的,她是从离县城很远的农村过来的,因为他们镇上没有初中,要去别的镇上上学,她远房表姑嫁到县城里,就让她来县城里上初中。
她自己租了学校门口一个板房,一间小屋,冬冷夏热,只放下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她很内向,基本不与人交流,每天都是在埋头苦学,除了上厕所,基本没有离开过教室。
初二那年她父亲出了车祸,瘫痪了,她的家庭更难了,母亲本来就有点痴傻,比她大四岁的姐姐辍学回家照顾家里,让她继续上学。
我和她一直坐同桌,可是初一一年我们基本没有说过话。我知道她每天吃馒头咸菜,喝白开水。我带了好吃的会分给她,可是她有很强的自尊心,也很敏感。所以从来不接受。
后来因为我大大咧咧的性格,她慢慢的也愿意跟我说说话,所以我知道她的家庭情况,知道她背负很大的压力,知道她每天晚上在学校学习到很晚是为了省电费,知道她一周只花五块钱的生活费。
她学习很努力,可是天资不够,那时候我还比较聪明,成绩总是比她稍微好一点,每次都是我第二她第三。她还为此感叹过不公平,说我总是贪玩还考的不错。她好胜心比较强,后来我干脆每次都故意考的比她差一点,她数学不好,我们每次都是数学上相差比较多,我每次考试都会故意空着数学的最后一题不写,数学老师很喜欢我,还为此找过我谈话,我解释过,她也为我隐瞒了这个事情。
中考前夕,她几乎彻夜在教室学习,教导主任说过她很多次,因为学校没有宿舍,教室熄灯落锁之后整个校园都没人,可是她点着蜡烛在教室学习。中考她考的还不错,分数足够上最好的高中,可是她放弃了,她去了一个新办的高中,因为她的成绩去了那个学校可以免除所有学费,还有奖学金。
高中我们没有在一个学校,高一还有所联系,渐渐的也断了联系。直到高三毕业时候同学聚会遇到了他们同校的朋友。听说她在高二上班学期因为精神不正常被迫休学。当时打听了一下,原来她高二时候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神经衰弱导致成绩下降很严重,学校取消了她的奖学金。可是好胜心那么强的她,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结果,继续挑灯夜读,可是情况越来越差,终于在一次考试后的一节数学课上,她一拍桌子站起来就走,谁叫都不搭理。她跑出去在操场乱吼乱叫,自此每天都是这样的状态。最后,学校都说她因考试成绩不好人受不了而疯了。校方出面给她办了休学送回家了。
然后学生中间都在说,说她脆弱,说她忍受不了压力,说她太好胜,甚至到了最后传言成了她有精神病遗传史,她学习不好是因为遗传她妈妈的痴傻。是的,她是疯了,可是她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压力,忍受了多少别人不懂的苦,又有几个人知道。又有几个人懂?
她母亲不是天生痴傻,是生病吃错药导致的痴傻。她父亲瘫痪第二年得了褥疮没钱治疗感染了后来死亡了。她姐姐守不下去这个家跑到外地打工早早的嫁了人就没回来过。这种种的种种只有她经历了,别人不懂她心里的压力和痛处,她高中的生活费都是靠着学校的奖学金,可是她不舍得花啊,她要存大学的学费啊,她想改变自己的人生啊。这些没有人懂,当时的我也不懂。
她休学两年,我上大学的那一年她回去上学了。她的病好了,后来我去那个学校见到她,她更不爱说话了,因为学校很多人都知道她,她说她觉得别人都在议论她,说她经不住事儿,她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苦笑了一下,她说她不愿意跟别人说话因为怕人家嘲笑她。她说她读完高中就不读了,回家找活干。我当时什么也说不出来。那时候我理解不了为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怎么接她的话。
现在我懂了,因为我不是她,我没有经历她的人生,我没有办法去冠冕堂皇的劝她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更没有办法安慰她不要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
她的事情固然可怜可叹,可是每个人的人生不同,生活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这些选择必然和经历有关。我们没有经历别人的经历,又怎么能去评论人家的选择呢。

再说一个我自己的事情。
我家老二一个多月的时候,因为肺炎被送到医院,去医院第二天就成了重症肺炎被送到了监护室。监护室只能一个人陪护,我自己在里面守着他,看着他。他小小的身体接满了仪器,心电监护,氧气,头上扎了两针,两瓶液体一起滴进他的身体。我抱着他不敢动,因为一动就跑针就得重新扎。我每时每刻盯着心电监护,有任何变动都吓得叫医生。很多次晚上熬不住睡着了一会醒来吓出一身冷汗,真怕自己睡着时候出点什么事儿。宝宝一直呼吸急促,心跳太快,医生多次说有心衰迹象要用强心针,我求着医生再观察观察,因为我知道那个针的副作用。好几次,心率跳到了240,仪器都不停的报警,我抱着他双手发抖,医生说他情况很危险,最后,他撑过来了,看着仪器上的数字降下来的瞬间,我眼泪狂奔出来。反复几次,我心力交瘁。后来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二十七天,终于,我们出院了。这二十七天是目前我人生中最黑暗最难熬的二十七天。很多次,我以为我要失去他。为母则刚,我撑下来了,我儿子也撑下来了。
可是这只是个开端。出院才不到两个月,五个月大的儿子,又因为肺炎被送到了医院,噩梦一样的地方,住院七天出院,刚出院两天,再次喘息,入院说是复发。如此几次,医生给我们定论为哮喘,易发作型哮喘,让我们终生服药,买家用雾化器在家雾化。
当时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我可爱的小儿子怎么会得了这个病,以后他的人生可怎么办。一个月内住院了三次。我每天都养的小心翼翼的还是阻止不了他生病。一遇到变天喘息肯定发作然后就要去住院,因为严重。
机缘巧合,被西医逼上了绝路的时候我选择了中医,幸运得是我遇到了一个好的医生,他说我儿子是过度治疗引起的体内抗生素和寒太重,他给我推荐了一个中医,自此,我走上了中医育儿的路。从他六个月开始,我没有再给他吃过西药。慢慢的,西医说的哮喘没有了,身体也渐渐恢复很多。虽然现在他还是体质比较弱一点,但是我很满足,因为他终究不用终生服药了,不用每个月去住院半个月了。
然而,很多人不懂,我得亲戚,我得朋友,很多都说,怎么一直给孩子吃中药啊,吃来吃去不还是容易生病。孩子发烧时候,他们会说去医院啊,吃中药太慢。可是我总是坚持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经历过那种绝望我经历过那种被逼到绝路的感觉。西医治疗不了我们的病,他们给我的答复是终生服药。
我再也不愿忍受孩子到了医院任人宰割,我们在这吃中药的过程中也因为生病去过医院,去了二话不说先开一堆化验单子,一听见他喘直接说是肺炎,让办理住院。抽血,拍片什么都不少。每次医生开完单子我就带着孩子走了,我不想让他再被这样折腾治疗下去,我不想用那些冰冷的仪器和最终的数据来确定治疗方案,因为我知道,他们看的是病名不是人。而中医看的是人,是这个人的整体情况。
前几天,我一个朋友给我发消息说孩子流感住院好久了还没好。我说我们家俩孩子也是流感很久没好,他问我为啥不住院啊,说这次不容易好。我说我们喝的中药。他说我走火入魔了。说我拿孩子不到回事,说我拿孩子的身体开玩笑。
我心想,你不是我,你不会懂,我经历过那段心力交瘁恐慌害怕的日子,我更懂珍惜中医治疗下的时光。
对啊。你不是我,你没有我的经历我的体会。你怎么能站在你的生活里来评论我的选择我的人生。

人总是这样,喜欢用自己的思维去定义别人的生活。可是你懂吗?别人的人生。别人的选择如果没有经历过,你怎么知道这个选择是怎么来的呢。

坚持自己,不忘初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