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花语
封面人物:张力军--抢滩数字经济,赢取创新红利
发布时间:2019-07-07
 

第一视频集团于2005年成立,2006年在香港主板上市,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网络视频企业。2016年,第一视频集团从新媒体产业集团成功转型为互联网产业的新经济体,形成以媒体为先导,以金融投资为动力,以创新型「数字+新文体」为主营业务的产业格局。近日,第一视频集团收购疯狂体育即将完成。

疯狂体育是一家集研发、运营、服务于一体的互动娱乐服务商,也是国内最大的体育游戏分发平台。此次并购是第一视频集团加速在“数字+新文体”产业布局,开启“数字+新文体”战略的重要举措。

近日,本刊编辑部与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第一视频集团董事局主席、亚洲银行董事长、中国APEC发展理事会理事长张力军先生进行了深入的对话。

本刊编辑部:第一视频于2005年创立,2006年在香港主板上市,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网络视频企业。请您结合公司发展历程,谈谈第一视频快速成长的秘诀究竟是什么?

张力军:2005年至2015年,第一视频集团仅用十年,从一个初创的视频网站,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新媒体产业集团之一,业务覆盖互联网及移动终端,包括视频、游戏及彩票等领域。具体来说,旗下拥有中国首家短视频新闻聚合平台——第一视频,以及从事手游业务的中国手游娱乐集团。2012年9月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2015年8月11日,我们正式宣布中国手游与东方证券合并,同时创造了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股85天完成私有化的新纪录。

此外,2008年,我们成为了第29届北京奥运会北京国际新闻中心(BIMC)的唯一新媒体合作伙伴,赞助了北京奥运会“非注册记者中心”。2010年,我们提出了中国首家“微视频新闻门户”的概念,并上线了第一视频微视频新闻门户,同年中国互联网首届首场春节联欢晚会成功举办。2011年,我们旗下的中国手游娱乐集团和芬兰“愤怒的小鸟”手机游戏开发商ROVIO娱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独家授权研发汉化版的《愤怒的小鸟》游戏。

所以,一家企业发展的又好又快,关注点是“好”,不仅重视企业利润扩张速度,而且要使整个集团在一个良性的状态下发展,均衡业务结构,处理好利率和效率、有用与有趣,这也是科学发展观的体现。

本刊编辑部:2016年,第一视频集团从新媒体产业集团寻求转型,广泛布局新媒体、互联网生活、教育、金融以及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前瞻科技领域。请问第一视频集团是如何做到在市场变革的趋势中,主动求变求新的呢?

张力军:其实现在回过头来复盘,不难发现我们从成立以来就一直在努力创新,以适应市场变化的需求。无论是快速积累新媒体产业的实力,还是后来切入到游戏、体育等领域,例如:2016年8月,我们战略投资迪拜中阿卫视,开启“互联网+卫视”的媒体融合战略;2016年底开始,我们又入股亚洲银行,开启互联网银行离岸金融业务。

现在我们以对外投资和设立研究院的方式发展文体和前沿技术产业,一直在探索整个集团自身的边界,在保留自身实力的同时尽量去边界化,常变常新。

但不管如何变革和创新,核心的理念都是把贴近用户需求作为第一目标。如今,第一视频集团已成为“互联网+生活”的综合性新产业集团,正是由于一直以来把“满足互联网用户需求”的理念挂在心上,倒逼团队进行创新尝试,带动市场的成长。

本刊编辑部: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视频集团的创始人,您带领集团设立研究院,致力于IT互联网前沿技术的研究与产业研究,您能否对目前中美两国的创新应用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谈谈个人的看法?

张力军:互联网前沿技术是第一视频集团的护城河,也是核心竞争力。正是在自己设立研究院之后,我才深刻体会到了中美两国在创新上的不同。

高新科技的研究和应用,其发源、研发和发起地仍然是以斯坦福大学为核心的硅谷创新区。中国能够在互联网高新技术上,体现出“齐头并进”的势头,主要原因是我们有巨大的市场、包容的政府、以及双创的浪潮,为高新科技企业快速应用新技术和新技术市场化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在这方面,中国确实与世界的先进水平不分高下。

但如果因此就骄傲,盲目认为硅谷风光不再,中国已遥遥领先,这种肤浅和过于片面的看法反而会危害到中国创新的发展。斯坦福大学在技术研发、人工智能、高科技等领域的创新,远远领先于国内的技术商业应用,但很多技术因为秘而不宣,反而务求扎实、稳健发展。

人脸识别、人工智能技术中国不能自嗨,美国当然也有这样的技术,而且还配套了相应的立法、应用,因为美国人担心这些技术在隐私和资金安全保护上没有过关,对国家金融安全和公民隐私造成危害。这种思维是在高科技快速发展状态下的一种冷静、稳健、厚积薄发的思维,这正是中国应该学习的。

本刊编辑部:整个创新大环境中,您觉得中国凭借自身的人口和市场红利,取得了哪些成绩又存在哪些隐忧?

张力军:中国的科技创新目前存在技术和资金运转相结合的套利行为,如果不改变,会形成深远的危害。

硅谷的创业公司和资本确实目光看得更远一些,不论是像沙山路3000号这样的风险投资们,还是个人、民间的天使投资,又或者是企业上市前的PE投资,都能通过一致的稳健节奏,形成良性共振。什么时间上市、什么时候商业化,步骤清晰,节奏稳定,这样企业才能行稳而致远。

反观中国的资本和资金,完全盯着市场,有很多短期行为,比如技术资金结合快速套现,这是极不负责任的。投资资本和不负责任的创新行为结合起来,就是投机。这种利用中国巨大市场和庞大网民群体所进行的投机行为,即使短时间内产生了不错的经济效果和作用,却不利于市场长期、健康的发展。

这样的景象让我相信,在高科技创新、未来技术的智能创新方面,中国的科学家、创新者不能盲目乐观,要实事求是看待我们目前的领先,在最后的输赢暂时没有定论之前,要谦虚耐心、厚积薄发。

目前,中国的创新从1到N能做得很好,大多数投资者也更倾向于投资这样的企业,但是真正的创新是从0到1的创新,资本和资金更应该关注这方面。

另外,中国目前在创新实践上发展的很好,美国的很多创业项目都在中国开模打小样,短平快的试错、占有市场,因此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已成为世界创新的温床,这是个了不起的飞跃!但是,我们不能止步于成为世界创新的加工厂,应该同时发展我们从0到1的创新能力,并且警惕国际化市场的竞争。

本刊编辑部:面对思维和态度上的差别,请您阐述下什么才是创新应有的态度?未来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消耗,第一视频集团又会围绕这样的创新态度采取何种发展战略?

张力军:有的人,刚做了几天创新,就觉得自己比硅谷、斯坦福大学和世界500强先进,这是非常浮躁和肤浅的。其实我们现在无论是从科技内涵、创新能力、创新精神,还是到市场、资本,都还不够成熟。

就像我刚刚提到的,目前我们正在牺牲,成为了所谓的“世界工厂”,损失了廉价劳动力、原材料、环境资源甚至是市场红利。现在我们要转变发展方式,不能将“创新+资本+资产”变成套利工具。

最关键的是美国只有少于中国五分之一的人口,硅谷汇聚了来自全球各地的精英、学者,一起创新,再把创新的理念和技术发送到全球各地,结合不同的文化和市场基础产生变革效应,从而孵化独角兽企业和世界级大企业,这才是美国创新的威力所在。

在数字经济时代,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逐渐被消耗,那我们还能依靠什么?这是我们特别需要警惕的一件事。人口红利不代表我们已经站稳了世界互联网大国的地位,不成为创业创新大国,不成功转变发展方式和经济增长方式,那很有可能就会面临失败。

中国从接入互联网算起才走了二十五年左右,我们不能盲目认为我们是老大,要保持谦虚谨慎,虚心学习人家的内涵、理念、方法论和精神,把我们的创业创新、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搞好,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正因为如此,第一视频集团将开启全新的“数字+新文体”战略,以“数字+”为发展动力,挖掘出区别于其他新文娱产业的长尾价值,这也是行业模式创新的重大举措,亦是互联网行业的未来所向。为用户带来更深层的文化体验、更高阶的娱乐方式和更公平的经济机遇,致力于塑造多元化互联网生活。

当数字化越来越广泛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人与世界的联结将不再受到时空的束缚。我们通过数字化创新解读世界,势必能实现人类生活品质的飞跃,我们也希望可以早日能实现这个目标。

本刊编辑部:自2005年创立第一视频集团以来,“第一”便与您结下了不解之缘,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评价?请和我们分享一下。

张力军:无论是打造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网络视频企业,还是将中国手游娱乐集团介绍上市,成为“中国介绍上市第一人”,我的确很享受作为中国最早期互联网探索者和实践者中的一员。

自2004年起,我开始担任中国APEC发展理事会理事长一职,积极推动中国企业在世界舞台上展现自身实力,创造与邻国友邦互利共赢的商业合作契机,保持与各国领导人及国际商业伙伴的友好往来,也被一些媒体朋友称呼为“企业外交家”。

但对我来说,我更看重的是互联网这些年赐予我的阅历和经验,让我能够踩在浪潮之巅,用创变的思维打造超前的商业模式,并为我们的用户带来更美好的生活。因此,相比第一,我还是更愿意讲讲创新的事儿。

在全新的互联网时代中,我作为斯坦福研究学者,既要听课又要讲课,斯坦福的学风、学术精神、课堂上的创新氛围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前我也参观过硅谷的创投公司、基金、大公司等,现在回想起来,走马观花看一看,根本无法深刻感受创新的激情、创新的能力、创新的执着精神,和无处不在的创新氛围。在硅谷,创新者、技术专家、创业者、投资人、学者、教授,在每个餐馆里都看得到,俯仰皆是,每个人都在从各种角度谈论自己的点子、技术、创新和事业,投资人也在寻找一个又一个的惊喜,这是创新的常态。反观中国,有深圳、有中关村,有大基地,但我们缺少氛围和精神,这是问题的关键。我坚信“从0到1才是完全创新”,并开始带领集团布局企业“数字+新文体”战略,希望尽快实现真正的创新。

原文刊载于《互联网天地》2018年9期

投稿邮箱:bjb@isc.org.cn

封面垂询:010-6820902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