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插画
毕赣的电影就是要让你醉生梦死!
发布时间:2019-05-29
 

happy new year


无论什么理由,今天都必须给大家聊一聊一部正处于风头浪尖、水深火热中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一说起这部电影,大家都知道,最近这部电影片通过非常火的抖音视频,成为了2018年情侣们为了“一吻跨年”而热抢购票,一天票房就过两亿的艺术片。艺术片一天过两亿,以前真的是闻所未闻,我把这部片子叫做网红电影。



20181231日,因为这部电影,电影院的晚上场次,特别是21:40以后的跨年场次爆满,这也是我从影以来第一次发现艺术片成为市场爆款。


但是继第一天票房大爆之后,这部片子立即就陷入了“见光死”的漩涡,第二天票房就高台跳水,到了本周末,每天票房基本上只有区区十几万了。


观众的期望值和观看后的体验完全不同,使得大量观众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众多认为被冒犯的观众,纷纷冲进各大电影评分平台,给它狠狠地打一分,而且对那些说好的人还群而攻之。甚至有极端的观众,把某家影院的银幕捅了一个大窟窿!


从这张改编自名画的海报就能看出来这部片子的魔性!


从我自身来讲,我早就预见了电影上映后会出现的口碑雪崩的现象。

因为只要看过毕赣的第一部作品《路边野餐》,就会知道,他的作品不仅是普通观众看不懂,就是资深影迷,都要看上两三遍才能梳理清楚故事的脉络。大量闪回、倒叙、插叙的画面和亦真亦幻以及时空不断跳跃的剧情,很难让看惯线型影片的观众搞清楚,所以,许多观众看完以后就说看不懂,睡着了,大骂“什么玩意儿!”

本来以为汤唯加持的电影,怎么也是一部类似于《北京遇上西雅图》式的爱情片,却看了一部意识流的闷片。也怨不得观众骂!

其实在我眼里这片子最后男女主人公在旋转的房子里拥吻,真的是很浪漫,但是,众感受不到它的浪漫啊!





于是,这2018年最后的一部电影,就成了一股舆情的灾难。

 

happy new year


对于这场舆论风暴我不想多说,今天主要是给大家谈一谈电影本身。

 

这个周末,我将在 百丽宫影城举办一场《地球最后的夜晚》品鉴会,召集本地的文艺青年们一起聊聊这部电影的得与失。


上个周末,是抖音青年的仪式,而本周末,则是文艺青年的仪式。


在热闹的时候沉默,在寂静的时候发声。这是我对于中国文艺片的一种态度。


现在,是该让电影回归电影本身的时候了。



首先要说一下这部电影的风格。

刚才说了,它是一部意识流的电影。

所以,它在讲述方式上,绝对是反主流手法、形而上的电影。

所谓意识流,就是就是在银幕上表现人的非理性的、潜意识的、直觉活动的电影。意识流冲击的是人物的心理深处的情感或记忆,时间空间跳跃多变,打破了传统的戏剧化构造的电影模式。

像这部电影里,导演一上来就讲梦,而影片的最后一个小时的长镜头,完全就是在讲一个梦境。梦,本身就是人内心潜意识的一种表现。



另外,毕赣的两部作品《路边野餐》《地球最后的夜晚》最大的特点是对时间和空间的界线的模糊,这是他最为影迷称道的地方。而这也是意识流电影最大的特点之一。比如在《路边野餐》里,男主人公穿过隧道,就走进了一个将过去、现在、未来三个空间折叠在一起的荡麦小镇,在这里,他见到了过去的爱人,未来的儿子。《地球的最后夜晚》那个3D梦境,则把男主人公思念的三个人,放在同一个空间里出现,他们在如同莫比斯环的梦境里与男主人公相遇、纠缠。

《地球最后的夜晚》这种时空折叠、扭曲,以及主人公念个咒语或者让球拍转起来就能飞或者让房间悬转的魔幻剧情,也是意识流电影的一大特点。



而剧情的“闪回”、“倒叙”,抽象的画面符事情:水与火、蜂巢、隧道、火车、烟花、钟表、柚子、苹果等画面的不断出现,以及内心的旁白、诗意的画面和音乐的大量展示,也都是意识流电影惯用的手法。


毕赣这种典型的意识流电影的导演,其电影的剧情逻辑很明显是通过情感以及潜意识的活动而进行的,是非理性的。

所以,看他的电影,就要少些理性的思维,最好让自己也处于一种醉生梦死的状态里,去跟着他镜头中的人物去生、去死、去爱、去恨。

 

毕赣电影一大爱好是特别喜欢用诗歌,《路边野餐》很泛滥,《地球的最后夜晚》收敛了一些,但是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房间能够转动起来的咒语。

至于他的诗歌水平如何?反正我觉得一般吧。哈哈!不过,放在电影里,用贵州话念起来,挺带感的。


作为一个草根演员,陈永忠却有着其他专业演员没有的松驰,他读毕赣的诗歌真的很动听。而在电影里的那段舞蹈,让我想起了《阿飞正传》里的哥哥和梁朝伟。


毕赣电影里的另一大爱好是特别爱展示他对港台老歌骨灰级歌迷的一面。比如《路边野餐》用了伍佰的歌曲,陈永忠唱的《小茉莉》在文艺电影爱好者中风靡一时。

而《地球最后的夜晚》很明显5000万元的投资让他可以尽情地买音乐的版权了。影片里的大量的港台歌曲出现,其中《黑绿的夜》也是对整部电影色调的契合。

最搞的是,他把所有的主要演员的名字,都用上了港台演员和歌手的名字。比如万绮雯啊、陈慧娴啊,还有我们并不熟悉但是曾经在台湾非常火的邰肇玫等,甚至还用上了音乐制作人的名字罗纮武、左宏元。


所以当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一看到这些名字就笑得不行。


我看毕赣的电影经常为他的这种调皮而发笑,感到好玩。


另一种好玩的感觉就是毕赣对电影的态度。

很多人都觉得艺术创作是很严肃滴,可是我在毕赣的作品里常常看到他把电影当成游戏的一种心态。当然这种游戏并不是说是胡乱拍,而是他把自己电玩的感受放到了电影里。

比如,在电影里出现的游戏机,汤唯玩的那个游戏里面柚子是最难拿到的,所以,她就在现实生活中特别喜欢吃柚子。原因竟然这么简单?这让解读他电影的索隐派们是不是有点小尴尬?

还有就是《地球最后的夜晚》那个坐索道、飞翔的画面,就是毕赣玩游戏的画面的感受。

其实很多导演都把拍电影当成自己的一个游戏吧!


这个推广曲就用了柚子做海报。

所以毕赣就是用电影镜头来展示电玩游戏里的那种画面吧。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看他的电影严肃不起来。



电影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水果,就是苹果。我觉得苹果这个喻意基本上都不用说了。但是李鸿其这个吃苹果的镜头,让这部片子成了很多人嘲笑的理由。

我数了一下时间,两分钟,没有他们说的夸张的五分钟。但是你看,时间对于不同的人来讲,感受是不同的。同样一个长镜头,我没有看够,而有些人就度日如年!在文艺片里,一个镜头拍两分多钟,这只是小儿科啊!蔡明亮镜头下面那六七分钟的的哭戏他们明显没有见过!

把两分钟感受为五分钟,这也是一种时空的魔力啊!



毕赣在电影里正在是展示人们对于时间的不同的记忆,比如,那个影片最后一个镜头的烟花,他到底在男主人公的记忆里开放了多长时间呢?

 

happy new year


 绝大多数独立的作者电影导演拍的第一部或者是前面几部作品都是他自己的人生体验。毕赣也是如此。

《路边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我甚至觉得完全可以当作一部电影来看。毕赣自己也说,他拍完这两部电影,就把自己要说的凯里的故事说尽了。

毕赣在这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我觉得就是寻找他失去的爱。

 

毕赣活在一个心网里!


都说家庭的原生态对一个人的影响特别的大。毕赣很明显就是一个心灵受过创伤的小孩。虽然他才二十多岁吧,可我觉得他在电影里的年龄却象黄觉演的罗纮武那样是一个人到中年的男人了。

失去一份情感庇护的人,都过份早熟吧。

 

看完《地球最后的夜晚》,作为母亲,我内心泛滥起了母爱,挺心疼毕赣的。

整部电影,其实就是讲毕赣对自己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开他的怨念。这怨念里又夹杂着思念以及最终必须要说谅解的内心纠结。

《地球最后的夜晚》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讲因为父亲的去世,男主人公罗纮武相隔十几年以后回到了凯里,在父亲留下的钟表里,找到了一张他十几年前送给情人万绮雯的,自己母亲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他觉得情人和母亲非常相似,并因此爱上了她。



在这张照片的背后,有一个叫邰肇玫的女人的电话,他通过这个电话找到了坐监狱的邰肇玫,通过她了解了情人十五六岁的时候拿到了一本书,要送给最爱的人。而这本书就在罗纮武手里,这本书说念一个咒语,这个房间就可以旋转起来。邰肇玫告诉罗纮武万绮雯现在的地方,并且她已经改名为陈慧娴。罗纮武在寻找万绮雯的时候,开始回忆十几年前自己因为白猫的死与万绮雯的过往,以及一把枪引发的各种恩怨。

而最后,当他找到万绮雯也是现在叫陈慧娴唱歌的歌厅,在等待歌厅晚上开业的时间里,他去看了一场电影,并在梦境中,与万绮雯、白猫和即将离他而去的母亲道别。这也是电影的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讲的是现实中的生离死别。



第二部分讲的是梦境中与思念的人再见。


在梦境里,罗纮武与少年白猫或者他想象中的儿子一起打乒乓球,与长的酷似万绮雯的少女凯珍在旋转的房间里拥吻,而凯珍这个名字,就是毕赣母亲的名字。

在同一个场景里,罗纮武也与正在和情人私奔的母亲相遇,并帮助她离开。


梦境里令我印象最深的台词是罗纮武问即将和他人私奔的母亲:

“你难道没有牵挂的人吗?”

他母亲回答:

“有,但是我牵挂的人太小了,他很快把我忘记了。”

 

然而毕赣通过电影对他的母亲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是啊,这个世界上,有谁会忘记自己的父母?!

因为不能忘记,所以,他让母亲的名字用在电影的女主人公身上,因为不能忘记,他让男主人公爱上了像自己母亲的女人,因为不能忘记,他用两部电影,来展示自己失去母亲的伤痛!

 

唉呀!艺术家的怨念真的是很可怕的!这就像霉霉总是把和她分手的男朋友写进她的歌曲埋汰一样!毕赣用两部片子,才完成了对母亲的凉解!所以千万不要得罪艺术家啊!

 


有人评价毕赣,说中国终于出现了一个不用批评现实而是靠挖掘人的内心情感的就能拍出称为艺术片的导演。

其实,这种艺术片导演,在国外并不鲜见,在香港也可以有一个王家卫。

不过毕赣在展示他的独特性的同时,需要精进的依旧很多。比如,他的电影有些人物的对白前言不搭后语,过于跳跃,在台词的优美上,他和王家卫还差得远。

嗯,他俩都挺“矫情”的,但是在语言的的“矫情”上,王家卫的段位更高。

杯子在桌子上划落的镜头有对塔可夫斯基的强烈的致敬,其他的很多画面和场景也有对其他大师的硬性模仿,而他自身风格的成熟还需要假以时日。生硬的模仿的问题,其实在另一个我同样欣赏的导演程耳那里也存在着。但是在模仿的同时,却又能形成自己的风格,这个是极少有人能做到的。从一开始就有了鲜明的个人风格,程耳和毕赣都做得很不错。

 

毕赣到目前也只有两部电影。对于他的电影,未来可期。至于当下的舆论风暴会不会影响影迷对他的评价,其实我觉得没有啥影响。因为艺术片的观众本来就少啊,第一部电影票房才600万,进影院买票的也就是20万人左右。这2个多亿票房的9百万的观众中,喜欢他的这20万人不会消失,说不定会再加上20万人的真正粉丝。

happy new year


 


相关阅读